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禁忌  »  妈妈与我的私房菜

妈妈与我的私房菜


  放學回家,就聽到廚房傳出媽媽的一聲驚呼,我立刻衝了進去。

  原來媽媽切肉切到手指頭了。

  看她蜷曲著身子掖著手,臉色慘白不住發抖的模樣,顯是疼得很了。

  我焦急的上前查看,幸好切得不深,指甲還有一小半連著。

  我知道棒球選手常常投球投到指甲斷裂,是用三秒膠應急的,便找到三秒膠幫媽媽黏好指甲,不然整個斷開反而會更麻煩,那軟皮被風輕輕一吹都會敏感疼痛的受不了。
  媽媽雖然受傷了,仍執意要繼續切肉。

  我搖搖頭嘆口氣,只得站在她身後,一手輕扶素腰,一手握住媽媽拿刀的手,一刀一刀慢慢切著砧上煮好的三層肉。

  我聞著媽的後頸道:「媽,好香喔,是肉香還是妳香?」

  媽咯咯笑道:「自然是肉香啊,媽身上有什麼香的?」

  我從後頸聞向媽的耳際,輕齧一口珠軟的耳垂肉,只覺入口彈實,有趣的緊,便用舌尖去撥。

  媽媽呻吟道:「阿志,別這樣,讓媽好好切肉。」

  我答道:「媽,我在幫妳呀。」

  我用硬挺的雞巴,鑽進媽輕薄的羅裙之中,向上一抬,溫柔地前後來回割切那塊上等美肉。

  隨著媽媽的體溫逐漸上升,鮮美的肉汁不斷被逼出,逐漸變成一道美味的佳餚。

  媽媽似對我的傑作很滿意,主動搖晃著豐臀,用內褲擦拭我的寶刀。
  「媽,今晚加菜囉。」我解開媽的胸前的扣子,準備要開飯了。

  「阿志,那裡不行啊。」媽媽強忍著酥麻快感,緩慢地切著砧上的那塊肉。

  「嗷呣……」我大口含住媽媽的碩乳,貪焚的吸吮著。

  「啊……阿志,你怎麼把飯後甜點先吃了?哼……吚……」媽媽放棄切肉,卻拿起蒜頭放在我頭頂,一瓣瓣剝開。

  媽媽將剝好的蒜頭放入口中嚼爛,再扶我起身,將蒜泥送入我的嘴裡。

  我則拿起兩片切好的三層肉,一片餵了媽媽,一片自己吃了。

  這是今晚的主菜,蒜泥白肉
  【完】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