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禁忌  »  淫乱无比的姊夫

淫乱无比的姊夫


  姊姊找我去她那邊住,因為最近她快要生產了,在家裡需要有人陪伴,而媽媽跟爸爸覺得讓我這個現在正在等工作的人過去正好,所以我就收拾了簡單的行李,然後去到姊姊的住處。姊姊是在半年前跟姐夫結婚,而且是奉子女之命成婚的,所以婚禮辦得有些草草,讓爸媽有點不太高興;此外姊夫跟姊姊差快十五歲,這點也讓爸媽有點不高興。

  我到了姊姊的住所之後,那是一棟透天厝,在台北能有這樣的住所,算是相當地高級,不過因為姐夫本身家裡很有錢之外,也因為他經商成功,自然也就住得起這種高級住宅。

  我到了之後,有個菲傭帶著我進去,然後我看到裡面坐著三個人,分別是姊姊跟姊夫,還有一個就是姊夫的弟弟。姊姊挺著大肚子,然後要菲傭帶我去房間裡面,等我換好衣服出來的時候,客廳裡只剩下姊姊跟姊夫而已了。

  我們聊了一陣子之後,大家就一起出去吃飯,然後回來各自休息。之後,每天幾乎都可以看到姊夫的弟弟來這裡,然後都混到晚上才回去,我聽姊姊說,他最近沒有事情作,所以只好來姊夫這裡想要問問有沒有事情可以作。

  過了五、六天,姊姊終於生了一個小男生,我跟姊夫從醫院回來,看到家裡已經準備了一桌豐盛的酒菜,然後姊夫的弟弟也來了,大家顯然是要在家裡好好地慶祝一番!

  我坐下跟著姊夫還有他弟弟一起吃喝,大家喝了不少的香檳酒,而且都故意在勸我多喝幾杯,喝著喝著,我就有點不舒服了。我這時候在姊夫跟他弟弟的攙扶之下,一起來到了二樓的主臥房裡面。他倆七手八腳地合力將我剝得精光,這時候我很清楚兩人的意圖了!

  「哥哥,看不出來他比大嫂更美貌喔!」

  「你這小兔崽子,我早就說過這比她姊姊更好的貨色,怎樣?!我說得沒錯吧!」

  兩人一邊說,可是手上也沒有閒著,不住地摳弄抓揉,我的雙乳以及小穴都在兩人的手裡不住地被褻玩,我的小穴很快地就冒出淫水來了!

  姊夫這時候開始脫去身上的衣服,然後用手把玩。我知道他想要趕快讓肉硬挺起來,我用著含糊的語音,說︰「姊……姊夫……」

  「乖……別怕……姊夫讓你知道人生的美妙!」他這時候趴到我的身邊,淫笑地說著。他的雙手則是不斷地把玩著我的雙乳,而我的下體則是讓他弟弟在舔弄著。

  我貼在他的耳邊說︰「讓我先洗個澡,然後大家可以好好地玩,這樣不是更好嗎?」他有點半信半疑,而我則是說只要給我錢,我就會讓他玩得盡興,他這時候點點頭,要他弟弟先停下來,然後一起押著我進到浴室裡面。

  溫熱卻略涼的水噴灑在我的身上,讓我的頭腦立刻清醒不少。我故意在兩人的面前,慢慢地沖洗自己的身體,也讓他們好好地欣賞我曼妙的身材。

  果然,兩人這時候已經開始被我的動作以及身軀撩起了更旺盛的慾火,紛紛地把衣服脫掉,然後過來撫摸我的身體,我也大方地讓兩人撫摸而且也順便幫他們沖洗身體,畢竟,乾淨的身體會讓性愛感受更加美好!

  當我掛好蓮蓬頭,就跪在兩人中間,然後輪流地幫他們吮弄肉以及龜頭,很快地兩人的肉就在我的刺激之下硬挺起來,這時候我繼續地幫姊夫的弟弟吮弄,而把自己的屁股朝向了姊夫,姊夫立刻就扶著我的腰,然後將他的肉緩緩地進我的小穴裡面。

  他倆真是親兄弟嗎?但是這時候我也管不了這許多了,身體裡面粗大的肉緩緩地進出那種感覺真是很棒!我慢慢地吮弄嘴裡的肉,而且同時也細細地體會體內肉進出所產生的快感!

  「嗚~~~~……嗯~~~……嗯~~……唔……唔……唔……嗚~~……嗚~~……」

  由於嘴裡還含著一根肉的緣故,所以我只能發出這樣的聲音,但是我真的覺得讓姊夫幹是一種很舒服的事情!先別說他的肉很大而且很粗,他並不急著抽動,而且是慢慢地抽送的功夫,就會讓人有一種很享受很舒服的感覺。

  我的嘴巴這時候湧入了溫熱的液體,我很清楚這時姊夫的弟弟已經忍不住地在我嘴裡射出所造成的。我將他的精液吞下,然後吐出他的肉,閉上眼睛,好好地享受姊夫的姦淫!

  「啊~~……啊~~~~~……啊~~~……啊~……唔……唔……唔……唔……好……棒……喲……你……你…弄得……我……好舒服……唔…唔……唔……唔……對……對~~……就…是……這樣……我~~……我~~……啊……啊……啊……啊……」

  「看不出……你還真騷……來,浪一點……我會幹得更HIGH!……來……來啊……」

  啊~~…… 啊~~~~……啊~~~……啊~~~……好……哥哥……大雞巴……哥哥……你……唔……唔…唔…唔……喔…喔……喔…喔……嗯……嗯……嗯……弄得……人家……好舒服……人……家……好快活……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唔……唔……唔……唔……喔……喔…喔…喔……喔……」

  「啊……啊……喔……喔……天啊……唔……唔……嗚~~~……嗚~~~……喔~~~~……趐美死了~~~……快一點……對……大力一點……噢~~~噢~~~噢~~~……」

  姊夫這時候也不知不覺地加快速插幹的速度,而且就在我快要進入高潮的時候,他居然射了出來!而且是毫不保留地把精液完全地射入我的子宮深處!

  我氣喘籲籲地扶著浴缸的邊緣,休息了幾分鐘,我才再度地沖洗一下,然後用浴巾包著身體,走回到房間裡面。這時候姊夫跟他弟弟又笑淫淫地看著我,我知道這遊戲還沒有這樣快結束呢!

  果然,我看到姊夫和他弟弟都服下了威爾鋼,這一下子我看可真是不容易應付呢。這時候我先過去幫他弟弟吹舔吮弄,而姊夫則是坐在一旁,一邊套弄著自己已經軟化的肉,一邊觀賞著我幫他弟弟吹簫的姿態,從他的臉上可以看出,他似乎很興奮。

  我慢慢地舔弄,而他弟弟也伸手過來撫摸我的雙乳,而且肉很快地就翹了起來,然後他就要我轉身,接著就開始插入我的小穴裡面,然後開始抽送起來!這時候我正好面對著姊夫,我趴下去,一邊讓他弟弟幹我的小穴,一邊幫姊夫口交,這樣的姿勢,讓我很快地就產生快感與達到高潮!

  當姊夫的肉硬挺起來之後,他要我過去,然後轉身背對著他,慢慢地在他導引之下,讓他的肉插入我的菊穴裡面,然後讓他弟弟再度地插入我的小穴裡面,就這樣,兩個人同時地插入了我的下體,並且開始挺動抽送起來!

  這時候的感覺比起剛剛還要令我感到興奮!因為居然同時有兩根肉插入我的體內,而且其中一個居然還是我的姊夫,那種淫亂的感覺,讓我從腦海深處徹底地興奮起來!

  「啊~~~…… 啊~~……啊~~……好棒啊~~……對~……對~……用力……用力……讓你的雞巴…狠狠地…幹著我…的小……喔…喔……喔…喔……喔……天啊~~……這種感覺真好~~……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喔……好舒服……好棒………啊……啊……喔……啊……喔……啊……真棒…用力……頂爛我…爛我…幹爆我…喔…喔……喔……」

  兩人在我淫浪的呻吟之下,也是拚命地挺送著,姊夫的弟弟很快地就再度射出,看來這個男人不僅事業無成,連性能力也不行!

  雖然他已經射出了,但是還不死心,開始吸吮把玩我的雙乳,這樣一來,就只剩下姊夫一個人不斷地在幹著我的菊穴,雖然很快活,但是怎樣也比不上剛剛同時被兩個人姦淫來得過癮,所以相對地,我反而一直都沒有辦法再度地進入高潮!

  這時候姊夫把我壓倒在沙發上面,然後從後面繼續地幹著我的菊穴,或許是姿勢的改變吧,我反而覺得這樣被幹起來,更加地夠味,自然我也浪得更加淫賤!

  「啊……啊啊……啊……啊……好爽……好大的肉啊……我會受不了……啊……天啊……爽死了……爽……親哥哥~~要用大雞巴……姦死妹妹……這…這~~…啊~~……好爽……啊~~……喔……」

  我在姊夫猛力地頂弄之下,一次接著一次地進入高潮,最後姊夫就在我的菊穴裡面直接地注入了精液!

  我無力地趴倒在沙發上,然後看到姊夫的弟弟穿好衣服,就趕緊離開了,而姊夫則是抱著我,回到了臥室裡面,然後讓我躺在床上。他自己先去洗個澡,然後問我是不是可以去洗澡,我點點頭,就自己去沖洗身體,等到我再度回到床上的時候,想不到姊夫居然主動要求再來一次!

  因為姊夫也已經射出過兩次,這樣繼續下去對他的身體應該不太好,而且現在的我也已經有點累了,所以我就要求姊夫先休息一下,然後我保證明天早上,一定跟他繼續玩下去。

  姊夫看到我這樣哀求他,也就沒有多說話,於是就摟著我一起睡去!由於我已經很累了,所以很快地就在姊夫的懷裡睡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窗外已經微有曦光照入,我揉揉眼睛,看到姊夫的肉正好在我的手邊,我略為起身,然後伸手握著他的肉,接著當然就是爬過去,將他的肉含入嘴裡,慢慢吮弄起來。

  這時候我等於反趴在姊夫的身上,我專心地吮弄舔含著他的肉,我根本就不在乎他會不會被我吵醒,或者吵醒他之後會對我怎樣?我只是專心地吮含吹吸著。

  突然,我感覺到也有人在舔弄我的陰唇,而且漸漸地愈舔愈快,甚至開始用手指去摳弄我的小穴,而且他也開始舔弄我的菊穴,這時候我弓起身體,低下頭去,更加賣力地幫姊夫口交了!

  我倆相互地為對方舔弄,我也不知道舔弄了多久之後,姊夫要我把他的肉放開,然後他起身,將我壓在他身下,慢慢地將肉插入我那早已濕潤的陰道裡面,並且開始慢慢地抽送起來!

  他的雙手從腋下穿過,抓著我的乳頭,極有技巧地利用指頭與指頭間的夾弄與不同力道的揉捏來刺激我的乳房,讓我原本就已經高張的情緒,更加地興奮起來!

  粗大的肉在我的體內來回地滑動,碩大的龜頭讓我的陰道肉壁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刺激,那種感覺真是太快活了,而且讓人的腦袋幾乎沒有辦法思考,我整個人只能張大的嘴巴,淫蕩地喊叫,然後說出一些沒有意義的話!

  姊夫這時候的挺動有加快的跡象,而且讓我的興奮程度隨著速度的加快而不斷地升高,終於,我倆在同一時間之內進入了高潮,而且我的身體興奮地顫抖起來!

  這時候並沒有馬上地把肉抽出去,相反地他則是繼續這樣的摟著我,然後輕輕地吻著我的耳垂,並且說他已經好久都沒有玩得這樣快活盡興了,因為姊姊自從懷孕之後,他倆總是沒有辦法快活的取樂,而他看到我之後,心中的慾念就更加地旺盛,所以才會忍不住地上了我,甚至是用這種接近半強迫的方式。

  我這時候跟姊夫說其實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厲害的男人,弄得我好快活好舒服,而且我居然說出自己好羨慕姊姊可以有這樣勇猛的丈夫!姊夫問我,如果以後跟姊姊一起讓他上的話,我會不會反對呢?我說,我只怕姊姊不高興而已,如果姊姊願意的話,我是非常樂意跟姊姊一起享受姊夫那勇猛性能力所帶來的快感!

  姊夫這時候跟我說,如果想要說服姊姊,應該不是很困難的事情,而且他最近有計劃加入換妻俱樂部,問我有沒有興趣先跟他去試看看呢?我點點頭,姊夫就說那他會去安排,如果有約會,就會通知我。

  這時候姊夫起身,跟我洗了個澡之後,就一起先到醫院去,然後讓我先留下來陪姊姊,姊夫先離開。我看著還不知情的姊姊,一點也沒有懷疑地看著我,然後跟我閒聊一些事情,我心裡倒是有點愧疚。但是我自己很清楚,我並沒有愛上姊夫,我只是希望讓他可以在性愛上面來滿足我的需要,我不會去破壞姊姊的幸福的!

  我陪姊姊呆到下午,然後姊夫來接我回去。晚上我倆又如夫妻一般的睡在一起,而在清早的時候,好好地彼此享受一番,這一段時間,姊夫幾乎就把我當成老婆一般地對待,也給了我不少錢,而我當然也樂得這樣的「人財兩得」!

  過了幾天,姊夫跟我說已經安排好了換妻的約會,這天我倆離開醫院之後,我就跟姊夫先回到家裡,換上性感的衣服,而姊夫則是換上正式的西裝,然後一起來到一處高級餐廳,進入事先預約的包廂裡面。

  進去之後,裡面已經坐著一對夫妻,看起來年紀已經四十來歲了,但是那名妻子看起來相當地美艷,而我一時覺得有點眼熟,可是想不起來她會是誰?

  坐下之後,姊夫跟那對夫妻大方地對談,然後在餐後,各自交換女伴,我當然就是跟那名中年男子離開了餐廳。他帶著我直接來到樓上事先預約好的房間,進去之後,他問我喜歡怎樣的玩法?

  我說喜歡比較開放式的玩法,他點點頭,就要我先去洗個澡。

  我在他的面前,慢慢地脫下身上的衣服,我故意要引起他的注意,而他則是一邊看著我如何脫去衣服,一邊把他自己的衣服給脫掉。

  我倆赤裸裸地進到浴室之後,他扭開水龍頭,讓溫熱的水珠撒落到我倆的身上,然後他摟住我,開始慢慢地從我的嘴唇開始吻起!由於他的手正好勾在我的腰上,所以我倆這時候下身緊貼在一起,我乾脆雙手摟在他的屁股上面,然後也就跟他吻了起來!

  他的舌頭抵在我的嘴唇上面,我張開嘴巴,他的舌頭立刻就鑽了過來,然後纏著我的舌頭不放,而我被他這樣一吻,整個人的腦袋都混亂了起來,對於他接下來的攻城掠地,絲毫都沒有任何地反抗意圖,所以當他已經把我壓在地板上,舔弄著我的陰唇時,才讓我再度地回過神來!

  他這時候反趴在我的身上,當我看見他那半軟不硬的肉垂在我的面前時,我毫不猶豫地就張口含住,然後不停地舔弄!他的肉這時候迅速漲大,我依照他的要求,不僅只是舔弄他的肉、龜頭;甚至包括了他的肉囊以及菊穴,我通通都毫不猶豫地就舔弄下去,甚至我還極力地讓舌頭可以鑽進他的菊穴裡面!

  或許是讓他太過快活了,所以他很快地就射了出來,而全部的精液都射在我的胸口以及脖子上。這時候他有點不好意思起來,然後看著依然躺在地上的我。

  我問他︰「可不可能待會再來一次?」他說他也不知道。

  這時候我一邊把他的精液塗抹均勻,一邊起身,然後用水再度地沖洗一次我的身體。

  我倆裹著浴巾,一起坐到床上,打開電視,試圖讓氣氛可以活絡一點。他這時候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然後用很興奮的語氣說我姊夫(他以為是我老公)跟他老婆也在這裡開房間,而且想要過來大家一起玩!

  我這時候當然不反對了,於是過了一會,姊夫跟他老婆就一起過來。姊夫率先地把衣服給脫掉,然後跟他女伴的老公一起把那女人的衣服給剝光,並且捆綁起來!原來姊夫剛剛跟這男人講好要玩強姦的遊戲,而第一個被強姦的女人當然就是我了!

  而姊夫從他帶來的皮包裡面拿出許多東西,包括了羊眼圈以及許多姦淫女人的道具。他們先拿起一條軟膏,慢慢地塗抹在那已經被捆綁住的女人小穴上面,甚至我注意到了她的菊穴也被塗了上去,然後兩條按摩棒便毫不客氣地就插了進去,並且開始震動起來!而我當然也不會輕易地被放過,我被帶到廁所裡面,然後加以浣腸,接著就是用小穴當作酒壺,被注入了大量的紅酒,然後讓兩人分別舔食。

  當他們好不容易地把我體內被注入的紅酒喝得差不多了,我也已經快要醉倒了,而這時候兩人趁著酒興,一前一後地把肉插入我的小穴裡面,然後就開始拚命地幹起來!

  我很快地就因為酒意與快感的交互作用而暈倒過去,然後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是在赤裸裸地躺在床上,而他們正在姦淫那女人呢!

  我的手腳這時候居然已經被綁了起來,然後兩人發洩完畢之後,就過來把按摩棒塞入我的小穴裡面,繼續地讓我受到刺激,而兩人則是在旁邊觀賞著我的淫態,一邊地手淫起來!

  這時候那男人再度忍不住地上來姦淫我,但是姊夫卻是去姦淫他,我們各自大呼小叫,淫亂無比,直到大家都精疲力竭為止。

  這場遊戲其實我覺得並不好玩,但是衝著姊夫似乎頗為享受,日後我還陪他去了兩三次,然後就是姊姊陪他去了!

  【完】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