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初露曙光

初露曙光


初露曙光

他们这次睹的是轮盘。

李少杰福至心灵,凭着梦里的记忆,连下数城,惹来全场惊羡的目光。

两人旋风般速来速退,携着四百多万的钜额现金支票,匆匆回港。

船里,谢俊和兴奋得坐立不安,忽道:「明天早上我来找你,开个联名户口。知道吗?
这个星期来,我每天都看财经报章和杂志,很快可以奉上计划书,保证你拍案叫绝。」

李少杰道:「早点,我不想迟到。」

谢俊和愕然道:「你还要返工吗?我准备补公司一个月薪金,立即辞职。」

李少杰道:「我不反对你辞职,但我仍想在地产上多汲点经验,以前那次失败我总不服
气,兼且四百万对我们来说虽是天文数字,但做生意却是个无底深潭。」

谢俊和认真的道:「假若你一个子儿都没有,要赚四百万,确是难比登天;但若你手上
有四百万,再赚四百万便是轻而易举的事。嘿!更何况有你这时空超人在,再赌他几场,
资金问题不是全解决了吗?」

李少杰正容道:「我曾仔细思索过这问题,赌钱就像吸毒,容易来的钱是不会带来快乐
的。我们兄弟就凭这四百万闯天下,得出来的成果才有意义,成功失败都不重要,最重要
是其中的苦乐和血汗,那才使我们感到存在的价值和乐趣。」

谢俊和死心道:「只要你有这种想法,休想可以再梦到轮盘的号码。」眼中闪过惊异之
色,恭敬地道:「少杰你回复到和秋怡结婚前的状态了,甚至更为优胜,想当年拜倒秋怡
裙下之臣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兼之她又眼高於顶,却给你这样一个穷小子独入胜出,可
知你是如何超卓。我又开始崇拜你了。」

李少杰哑然失笑,记起一事,道:「这个周末别约人,到我家来做大厨,我约了公司叁
位靓女同事回家去。」

谢俊和皱眉道:「你那个家见得人吗?」

李少杰笑道:「放心!她们就是看不过眼,才要到我家来拨乱反正,明白了吗?这叫乱
有乱的好处。」

谢俊和叹道:「无论我的家怎样乱,都不会有靓女来理我。」

李少杰道:「信心是培养出来的,你明天立即去买一部车,做几套出得场面的衣服,再
买一层楼,包你的人生迥然不同。」

谢俊和道:「那你呢?」

李少杰道:「我们可以暂时住在一起,照我的话做吧!别忘了你是李谢企业的老板,让
我弹个好盘给你吧!」

谢俊和兴奋得跑去买了两罐啤酒回来,举罐互助後,他道:「最近有没有看娱乐周刊。」
李少杰心头一沈,低声道:「她怎样了?」

她当然是指秋怡。

谢俊和道:「风头很劲,她的确很美,拍出来的照片性感迷人,放心吧!我决定了不去
看她的戏。」脸上现出下了决心的神态。

李少杰失声道:「那对你是很为难的事吗?」

谢俊和老脸一红,尴尬地道:「别忘了她亦是我暗恋的对象。」

李少杰改变话题道:「还有到那快餐店去吗?」

谢俊和摇了摇头,颓然道:「他很少在那里出现了,前天我碰到有部名贵房车来接她上
班,都是你猜得准,手快有手慢无。」

李少杰安慰地拍拍他肩头,神思转到秋怡身上,心头百感交集。

他知道自己这一生休想忘掉她。

他李少杰定要显显点颜色给这抛弃了他的女人看看。

那晚他差一点一个通宵没有合眼,临天明才睡了一会,梦到祈青思对他的态度来了个一
百八十度似天南地北的转变,变得冷漠和保持原先那种不可逾越的距离,勉强随他到了附
近一间酒店的厢房,只叫了一杯冷饮,喝掉後便藉词走了,弄得他没趣至极点,若手上有
枪,说不定会将这反脸无情的女人当场射杀。

他再不可忍受女人对他的侮辱,无论是梦中还是现实。

他不想亦不愿原谅祈青思。

和谢俊和开了户头後,他回到公司。新请的营业员陆续上班,办公室热闹起来,珍妮和
安娜以大阿姐的姿态出现,指点新来的职员。

只是罗庚才夫妇便介绍了十多个客人,忙得众人不亦乐乎。

近十点半时,妮妲怯怯地来找他,低声道:「对不起!星期六晚上我不能到你家去。」
李少杰反而一阵轻松,随口问道:「你没有打算说出理由吗?」

妮妲垂头以蚊蚋般的音量道:「我忘了是他的生日,不可以不陪他。」

「他」自然指她的男友。

李少杰心头涌上妒火,秋怡还不让他受够了吗?现在竟又多了个妮妲。

妮妲惶然望向他道:「我本想好藉口骗你的,但我最後都说不出口。」

李少杰哂道:「难怪你父亲特别疼你,因为你够诚实。」

妮妲求道:「你可否把日子延後一个星期?」

李少杰想起俊和,摇头道:「不」取过上衣,往房门走去。

妮妲站了起来急道:「你生气了!」

李少杰回头微笑道:「若我说不生气,你应高兴还是不高兴呢?」

妮妲俏脸一缸道:「这样吧!任你指一天,我到你家煮饭给你吃。」

李少杰心头一阵烦厌,这靓女打的究竟是什麽主意,想自己成为她众多男友之一吗?秋
怡离开自己前,亦有很多男友,那是自己一生中最屈辱和黑暗的日子。叹了一口气道:「
我真的受宠若惊,可是不用了,多点时间去陪你的男友们吧!」

再不理她,推门而去。

踏足街上,心中一片茫然。

横竖有点时间,他安步当车,朝码头走去,一边思索着过去这段有若作梦的日子。

命运究竟是什麽东西?

他确切体验到命运的存在,还可以改变它。

那它是否还算是命运?

他乘船渡海,海风迎脸吹来,使他精神大振。

眼前最重要的,仍是事业,其他不想也罢。

祈青思的祈氏律师楼极具规模,占了中区一幢着名商厦整整一层,里面大小律师有二十多
人,职员更是以百计算,看得李少杰倒抽了一口凉气,在梦中是有焦点的,其他事物都是模
糊一片。

不要说追求拥有这律师行业的超级女强人,自己连和她做朋友的资格亦不合格。

他被请进了豪华的会客室内,人称才婆的丁太早来一步,拉着他说个不停,又暗示自己有
十多名契女,占了一半是女明星,他想认识那个尽管开口。

李少杰对他夫妇心存感激,恭敬地应付着她。

祈青思这时和另一位律师推门进来,闲聊几句後,开始办手续签合约。

李少杰见她果如梦中般对他态度冷淡,心中好笑,故意淡然处之,显点男儿本色让这骄傲
若女神的美女看看。

签约後才婆匆匆赶去搓麻将,最後只剩下祈青思和李少杰。

气氛僵硬冰冷。

祈青思冷淡地道:「对不起!我忘了有点公事,只可以陪你坐一会。」

李少杰微笑长身而起,伸了个懒腰道:「不用了!我们各有自己的路要走,这样结束不是
挺美吗?所有将来发生的事,最後都会成为过去的记忆,我们既有过一段美丽的记忆,还不
满足吗?」

言罢推门去了,留下祈青思一人呆坐椅里。

走出办公室後,他心中涌起一种痛苦的快意。

命运既是如此,何不以最洒脱的态度处之,他亦不想费心力去改变。

刚才那篇告白是他翻了十多本书才找到的,若不够精彩,那就是他眼光品味上出了问题,
绝对跟勤力翻书与否无关。

接着的几天,妮妲大发小姐脾气,对他不瞅不睬,他亦得专心工作,做成了几单大生意,
朱明再不当他是个手下,而是业务的伙伴,凡事都和他有商有量,一起研究市场策略,相处
得非常融洽。

谢俊和辞了职後,四处找朋友问意见和搜集资料,几次午膳都是在贸易发展局的餐厅内吃
,看到谢俊和奋发的精神,沾染了李少杰,使他感到生命里勃发的生机。

周末终於来临。

妮妲午膳前先一步离去,他和安娜、珍妮则留在公司工作至四点半,俊和驾着新买的丰田
,意气风发地泊在公司门外。

李少杰亦感与有荣焉,领着安娜和珍妮迎了出去。

谢俊和依照男性时装杂志的指示,打扮得焕然一新,连李少杰这多年老友亦第一次感到这
小子颇有点丰采。

当他看到珍妮露在短裙下那对修长的美腿,瞳孔立时以倍数放大,爆出罕有的光辉,拉开
了後座的门,道:「除了两位靓女外,是否还有另一位。」

安娜和珍妮给他逗得花枝乱颤般笑了起来,气氛轻松愉快,这是个好的开始。

李少杰一推珍妮,道:「珍妮坐前面,不过为了安全着想,司机可不准偷看乘客的美腿。


珍妮一向对自己的长腿非常自豪,闻赞赏欢喜地坐到前面,李少杰和安娜则钻到了後座里


车子开出。

李少杰向俊和介绍了两女,道:「这位是我的头号损友,也是首屈一指的财经专家和顾问
。」

两女为他夸大的言词笑了起来。

安娜用小鼻子嗅了两下,叫道:「这是刚买的车!」

谢俊和笑着点头,孩儿脸兴奋得发烫,这小子连发形亦改了,可见他对这个浪漫的周末准
备十足。

李少杰故意道:「供还是一手买的?」

谢俊和与他拍档多年,那还不明其意,故作若不经意地道:「一手买,供太麻烦了。」
两女立时括目相看。

安娜问道:「谢先生在那里上班?」

谢俊和道:「刚辞了职,筹备成立自己的公司。」

珍妮和安娜齐声嚷了起来,对谢俊和的态度更亲热了。

这小子长相本来不俗,只是因性格的问题,使他看来没什麽魅力,现在手头有了钱,前途
又一片光明,立时脱胎换骨般变了另一个人。

李少杰乘机道:「珍妮给俊和找个住宅盘吧!赚了这麽多钱亦应该换楼了,他目标大约在
四百万上下吧!是吗?」

谢俊和连忙应是。

这世界没东西比事实更有说服力,珍妮欣然答应,看似随便地问道:「谢先生想做新郎吗
?否则为何每样东西都要新的。」

谢俊和亦是聪明人,闻弦歌知雅意,忙否认道:「不!我还未有女朋友。」

这麽拙劣的对答亏这小子说得出来,李少杰忙补救道:「我这老友样样都好,就是眼角生
得高,幸好珍妮亦长得很高。」

珍妮别过头来瞪了李少杰一眼,神情却是喜不自禁。

安娜嘟起小嘴道:「不公平!为何生意全到了珍妮那里去?」她一向自负外貌胜过珍妮,
自是不服气之极。

谢俊和福至心灵,道:「麻烦安娜给我找个写字楼单位,二千应够用的了。」

安娜化嗔为熹,半边身挨到李少杰身上,声道:「原来连你的朋友亦这麽本事,为何你们
不合作搞生意?」

这个角度看住安娜,恰好可从低开的领口窥见安娜深深的乳沟和饱胀的乳房随着呼吸有节
奏地起伏着,心中一荡,含糊应道:「有机会的。」

安娜道:「那老板可惨了,全靠你他才取得咸湿才的支持,在行内吐气扬眉,这次他连仅
馀的两层楼都按了出去,若跌倒便再爬不起来了。」

李少杰暗忖原来如此,忙道:「放心吧!我李少杰绝不会忘本的。」

这时车子转入李少杰那幢大厦附近一个停车场珍妮小嘴凑到谢俊和耳旁,不知在说着什麽
别人听不得的话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