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小岛修仙

小岛修仙


  在乱星海,一处名换作小寰岛的小岛之中,岛的正中间被雾气覆盖,岛上的
凡人们没有必要事情,都不会前往岛的中心。

  那里可是有着一座仙师大人的洞府阿!

  自从韩立透过大传送阵,来到乱星海定居后,便带着萧翠儿定居在了小寰岛
上,开闢了一个小小的洞府在此地一边静静修练着。

  不过小寰岛的灵脉微弱,能孕育出的灵气自然不足以让目前是元婴后期的韩
立使用,因此韩立变专心投入於练体术之上,所幸练体术要求的是各种打熬身体
的灵丹妙液,这对有着小瓶在手韩立来说完全不成问题。

  而以萧翠儿目前的境界,韩立手中有着足够的丹药足以把她的修为暴力的堆
上结丹期。不过这样对她以后的成长自然会留下无法挽回的破绽,所以对於萧翠
儿的修练韩立也有着细心的安排。

  萧翠儿此时正浑身赤裸的跪坐在石室之中修练着,练化体内丹药的药力。一
滴香汗从少女可爱中带些娇艳的脸蛋上滴落在那小巧的嫩乳之上,再慢慢的滴落
地面。

  为了避免萧翠儿的进展太快导致心性不坚,韩立也在那静室中佈下了几个幻
阵,锻炼其心性,幻境中会幻化出各种修仙界可能出现的情况,如果小女徒成功
在幻境之中自己解围了,离开幻境之后便有奖励,若是在幻境之中失败了,惩罚
也是少不了的。

  至於为什么会全身赤裸得吸纳灵气,不用多说,自然是韩立得恶趣味使然。

  「看来这次的幻境考验还是失败了呢…」

  石室内的幻阵光芒渐渐转弱之后回复成一片黯淡的模样。

  萧翠儿跪坐在正中间,急促的喘息着,赤裸得身躯上佈满了冷汗,随着娇乳
不断得起伏滴落在地上。

  韩立转身走回了大堂之中,静静得等着萧翠儿前来回报。

  不一会后,萧翠儿换上了乾净的服饰,来到韩立身?啊?

  「徒弟萧翠儿拜见师父。」

  「嗯,起身吧。」

  「是。」

  「看来这次得幻境你又没有通过了?」

  「是…弟子让师父失望了。」

  「说说看吧?这次是怎么失败得?」

  「是的,弟子谨记上次幻境的经验,小心提防着不去招惹到超过弟子太多得
修仙者,却没有想到有一人却是探索之中一开始就诈死,导致最后徒儿在离开之
时被隐藏起来得修仙者偷袭,不及反应之下被杀伤之后退出了幻境…」

  「嗯,以你的年纪和境界能做到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不过你要知道,修仙
界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这一次是在幻境之中失去性命,如果哪天发生在现实之
中,你不就要死在那里?」

  「…」

  「这一次就罚你面闭七日,你好好思索错在哪里,要如何做得更好。」

  「是…师父。」

  萧翠儿行完礼之后,离开了大堂,来到禁闭室之中受罚面壁七日。

  这七日中萧翠儿完全不得修练,只能不断打座来稳固自身的境界。

  来到小寰岛后,韩立虽然不时也会调教萧翠儿,不过次数却有所限制,通常
是以一月一次,不然次数太多,对萧翠儿得成长也不好。不过看着小女徒隐忍不
住,修练完后偷偷地自渍取乐得可爱模样调笑於她也是一趣。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着。

  萧翠儿在自身的努力和丹药帮助之下,终於准备筑基。

  以韩立的判断来说,萧翠儿在不断稳固灵力的过程中已经将自身境界稳固到
离筑基只有一步之遥,不过以防万一,韩立还是给予了萧翠儿三粒筑基丹,确保
她能一举突破。

  筑基当天,萧翠儿赤裸着身子跪坐在石室之中,就如同往常的修练一般打扮。
少女周身得灵气变得非常稳固,浑然一体。

  接着少女取出了一颗筑基丹,张嘴服下。

  药力在少女的体内如同火焰一般爆发出来,药力化做灼热热流流向四肢百脉。
萧翠儿闭上了双眼开始练化着药力。

  而就在不过短短二天之后,从石室传来的灵气性质产生了质的变化,韩立就
知道,自己的小女徒成功的跨过了这个小境界,成为了筑基期修士。

  又过了数天,气质上有着明显变化的萧翠儿换上了崭新的裙袍,来到了大堂
之中。

  如今得萧翠儿看上去比起之前失去了几分稚嫩,多出了两分活力与自信,雀
跃的心情全部放在脸上。

  「弟子萧翠儿拜见师父~。」

  「呵呵,免礼。看来翠儿这一次没有让师父失望啊?」韩立笑着对萧翠儿说
着。

  「这都要多谢师父赐丹,让弟子能无后顾之忧的成功筑基。」

  「来,过来吧。」

  「是,师父。」萧翠儿脸蛋红了红,起身后走到了韩立身前,温顺着坐在了
韩立的大腿上。

  「说吧,翠儿。为了这次筑基,你忍了多久没有自渍了?」韩立咬着萧翠儿
的耳垂,抱着少女柔软的腰身问着。

  萧翠儿的脸蛋瞬间变得像朵玫瑰一样红润,吱吱乌乌了老半天不肯说出来。

  「师父在问你话呢…?」

  「……三………」

  「嗯?大声些。」

  「……三个月……?」

  「三个月怎么啦?」

  「师父坏死了啦…?」

  「还不快些说出来?」

  「翠儿…翠儿三个月没有自渍了…?好羞…?」

  「嘿嘿,以前每次修练完都要自渍的翠儿这次忍了三个月呢…?」

  「师父坏死了…每次都用法术偷看翠儿…?」

  「可是你每次都特意对着晶石得位置自渍呢~嘿嘿。」

  「人家…人家才没有…?」

  韩立施了个水镜术,让存在晶石之中的影像打在水镜之上投放出来。

  只见水镜之中,萧翠儿一边呻吟着,嘴中不断喊着师父一边忘情自渍。

  『师父…?师父…?翠儿要…?翠儿想要师父干翠儿…?』

  『师父…?翠儿要去了…?看着翠儿…??』

  『喷?喷了嗯啊啊…???』

  萧翠儿看得全身发软,躺在韩立得怀中急促呼吸着。

  没有穿着亵裤的裙下不断的传出如同果实熟透般的淫骚气味。

  小巧的一对乳蔕硬挺着,向韩立传达着少女已经准备好被奸淫的讯息。

  韩立掏出了硬挺的肉棒,把肉棒顶进了这刚成为筑基修士的少女体内,用不
断堆叠的快感庆祝着少女的突破。

  「师父??师父??」

  「三个月没有肏肏你,翠儿的蜜穴倒是变的更加紧实了呢~」

  韩立双手托着少女的一对雪臀,白皙的嫩腿勾着韩立的腰身,肉棒驾轻就熟
的在年轻的女徒儿的穴儿里挺动着。

  「翠儿要?翠儿要师父干翠儿~??」少女修士的脸蛋是满是癡态,双眼中
尽是幸福的神色,被师父奸淫所带来的幸福感居然远胜过筑基成功时的兴奋心情!

  「翠儿既然这么的想被肏,那翠儿可要努力修练才行呢?不然每次肏不到千
下就爽倒昏过去,可不能这么的不经肏啊?」

  「是…是的~翠儿以后一定努力修练?让师父能多多奸淫翠儿的肉穴~??」

  「很好~不枉费我收你入门。」韩立用力的一顶!肉棒居然暴涨了寸许长度,
死死的抵着小女徒的花心,同时肉棒也横胀了些许,把翠儿的阴道彻彻底底的填
满,更是撑开了少女的阴道,连一丝一毫的缝隙都没有,彻底堵住。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道淫水从阴唇隙缝中喷溅出来,萧翠儿被那突然暴涨的肉棒给硬生生顶
上了高峰!

  「喔?看来翠儿真的有进步呢,居然没有昏死过去。」

  「都…都是师父教导有方…???请师父不要怜惜翠儿?尽情的奸淫翠儿??」

  「嘿嘿,不愧是我的好徒弟!」

  「是的~翠儿是师父得弟子~??翠儿得穴儿就是用来装师父得阳精地???
射进来?请师父快把师父的奖励射给翠儿??」

  萧翠儿一边说着,一边主动着扭起了那纤细的腰身。

  「翠儿要去了?到了筑基期后第一个干翠儿的就是师父?翠儿好幸福??」

  「去了??翠儿被师父的大肉棒干飞了???」

  「啊啊啊啊啊啊~???好多的精液射进来了?翠儿~翠儿好幸福?」

  韩立看着可爱小女徒的淫态,又慢慢得抽动起了射而不软得粗长肉棍。

  「啊啊??师父~?什么?要把之前忍着得一次干回来~~??啊啊啊??
这样翠儿会坏掉??会被干坏掉啦???」

  「啊~又?又高潮了~?已经去了…去了…?已经被师父干丢了六十几次了
…?穴儿里头装不下了啦~?」

  那之后,韩立肏了自己得可爱小徒整整三天三夜,数次把翠儿肏得昏死过去,
又温柔得肏醒她,萧翠儿的子宫和阴道被精液灌得满满得,再用一张符纸封起了
穴儿,萧翠儿一连数天身上都带着浓烈的腥臭味道,可以说是随时都处於发情状
态。

  直到精液被肉穴吸收乾净后,萧翠儿才回复了日常得修练,不过穴儿里得浓
烈精液腥臭却是残留了下来,让萧翠儿自渎的时候修练室内都充斥着腥臭味道。

             ─────────

  再小女徒的境界稳固之后,央不过生性活泼得少女哀求,某一日便带着翠儿
一起来到了魁星城中,带着小女徒见见世面得同时也散散心,不然以少女活泼心
性来说,一昧得苦苦闭关修练却也是有害无益。

  两人这悠哉得走到了天都街,翠儿一路上好奇得四处张望着,一对乌溜溜得
双眼不断打转着,对第一次来到这种修仙者城市的少女来说,什么都让她感到无
比新鲜。

  「两位前辈是第一次到天都街吗?凡是初见这云梦阁的修士。都会震惊好久
的!」

  这女子的声音如同黄莺般动听之极。让韩立不禁回首望了一眼。

  只见身后十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三男二女五名修士。

  男子暂且不说。两名女子却长的娇媚艳丽,打扮的极其大胆。

  只见衣饰简单的她们,不但露出了粉臂和光洁的小腿,竟还丝毫鞋袜没穿,
赤裸着一双粉嫰玉足。

  更惹人注意的是,在两女的皓腕额头处,套着一大二小三个精致发光的金环,
给她们添了几分别样的火辣风情。

  这几人都是炼气期十来层左右的修士,看起来同样想进光罩内的样子。

  「几位道友是?」韩立神色自若的看了两女一眼,对着两女问着。

  「小女子妍丽,这是在下的好友元瑶,我们是附近岛屿的散修。听说今日天
都街到了一批其他大岛的珍稀材料,就和这三位半路结识的道友,一齐来此看看 的!」

  说话的是位娇小甜美的圆脸女子,其好奇的打量着韩立和萧翠儿,并嫣然一
笑的说道。听声音正是一开始相问的女子。

  而在她身边的另一位妙龄女子,则更加的艳美惊人,不但肌肤赛雪,吹弹可
破,而且紧身的衣饰下,婀娜妙曼的身段儿尽显,让男人见了都不禁暗咽口水,
真是有祸国殃民的本钱,却是身体尚稚嫩的翠儿比拟不了的性感风情。

  此女一双明亮的美目正盯着两人不放,娇美的脸庞微巧妙得隐藏起了惊愕之
色,恭敬得站在妍丽身旁。

  韩立神色如常的说道:

  「让几位道友见笑了!在下韩立,这是在下师妹萧翠儿。我和师妹两人的确
是第一次来天都街的。」

  萧翠儿安静得站在韩立身后,一副全部交给韩立为主得模样。看上去却不像
是师兄妹,更像是主子与丫鬟。

  「我就说,韩前辈和萧前辈若不是初见云梦阁,怎会驻步不前呢!不如我等
一齐进去如何?我和师姐可以给两位介绍下天都的大小店铺。要知道,我们虽然
不是魁星岛的人,但天都街可是来了好许多次。对这里的一切可都了如指掌的」
听了韩立这话,娇小的妍丽笑嘻嘻的说道。

  「是啊!韩前辈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姐妹二人可为前辈做下天都街的向导,
可以让前辈少花费些时间就能买到满意的东西。」艳美无比的女子元瑶,同样明
眸流动的说道。其娇媚轻笑的样子,实在让男人无法说出拒绝的话语。

  「向导吗,既然能有两位熟知此处得仙子作陪,自然是再好不过。翠儿,你
觉得呢?」

  「师…师兄既然这么说了,翠儿当然没有意见。」萧翠儿一开始有些紧张,
看来是不擅长应付这样得突发状况,不过她脑筋转得也快,虽然不知道自己得师
父想要作什么,自己乖乖配合就是,说不定又是想给自己添几个师妹呢~

  「既然这样,还让我们姊妹为前辈好好介绍一下~」两女互望了一眼,一左
一右的站到了韩立身旁,亲密得一手环住了韩立得手臂,让自己那对柔软得丰乳
贴着韩立的左右手。

  两女身上得处子体香飘散开来,让韩立好好得享受了一番。

  韩立带着三女一起,将这附近得店家逛了一逛,两女却是没有说谎,对这些
店家一一介绍了一番,让一旁得萧翠儿听得津津有味。

  到后来,妍丽甘脆直接跑去找萧翠儿聊着天,谈得相当热烈,社会经验不多
得萧翠儿自然是被哄得团团转,到最后两人甚至以姊妹相称了起来。

  两女也趁机得跟在后头,陪着韩立进去逛了逛那些自己根本进不去店家,大
开了一番眼界。

  结束之后,韩立赏了两女一些对练气期有用得丹药,让两女自是惊喜万分,
却也彻底打消了从韩立二人身上骗取物品得心思。

  若是只有萧翠儿还好,韩立给二人得感觉太过深不可测,既然已经拿到了可
以增进修为的丹药,何必要再冒着风险行事?

  两女喜孜孜对着两人道别过后,转身离开了城内。

  韩立在此也没有其他要事,便带着萧翠儿返回洞府之中,吩咐她一些事情之
后,来到了虫房之中。

  以抢来的各种奇虫为饵,再加上五百年的霓裳草,如韩立所料的,成功的早
早诱出了沉睡於岛下深处的噬金虫群。

  如今虫室内满满地噬金虫卵,便是这段时间来不断互蚀下的成果。

  目前的成熟度还不及原本的三色金虫,不过在韩立各种灵草灵药灵液灵丹大
把大把的喂食下,不断互噬产卵进化的虫群却也转化成了金银二色,就这样慢慢
培育之下也有了近十万的恐怖数量。

  就这样一边培育着噬金虫,一边修练着各种功法和练体之下,四年时间一下
就飞逝了。

  翠儿也在海量地丹药支援下,短短四年就来到了筑基中期,让韩立也甚是满
意。

  紧接着韩立便带着萧翠儿,来到了乱星海第一大城,天星城之中,租用了灵
气更加丰富地洞府,搬了进去。

  毕竟接下来韩立会长时间不在,既然这样还是搬到天星城中比较保障些。

  韩立直接租下了第四十七层地高层洞府两百年,付了八千多的灵石,如果不
是没有更高的,韩立倒是愿意付出更多灵石。

  紧接着更是投入到奇虫的培育之中,不光是噬金虫,血玉蜘蛛的培育也没有
放下,毕竟要夺那虚天鼎,此虫却是不可缺少的。

  值到两种奇虫凶暴性被训服之后,韩立才交由萧翠儿照顾一二。一处遥远海岛之上,韩立赤裸着上身,站在一株植物旁边,而韩立周边却是
散佈了满满的妖兽屍体!

  以五百年分的霓裳草为饵,邻近海域的妖兽争先恐后的朝韩立所在地位置袭
来,韩立刻意的不使用法术,只使用自己的肉身与妖兽搏杀着,以此法来淬炼自
己的肉身。

  修过金刚决,明王决,万毒混元身,勘勘开始的百脉练宝决和五藏缎元功,
后两种因为肉身不够强大所以只修练了一个开头便停下之外,明王决和金刚决这
两种练体之法却以锻练完毕。

  万毒混元身只修了前面三层便得停下,却是因为蒐集不到了有用得毒物来淬
炼身体。

  不过光是这样就已经可以和八级的妖兽搏斗而不落下风,再加上这在实战中
锻炼肉身得功法百锻炼体功,韩立的肉身可以比拟九级妖兽。

  百锻炼体功是一种靠着不断修复肉身来锻炼身体得功法,原本是一种灵界中
某弱小种族修练得练体功法,他们因为天生肉身得脆弱而时常遭受劫难,却靠着
修练此功法在灵界中依旧存活着。再不断得受伤与修复肉身之中锻炼出强劲得体
魄,正是一门需要在实战中修练得练体法门。

  就这样不断得杀妖取丹练体之下,周边得海域基本上都被韩立清空了,这才
依依不舍得离开,回到了天星城洞府之中。

  回到了洞府之后,却也看见了有趣得景象,才刚回到洞府之中,便看见了脱
得光溜溜得翠儿坐在了大堂得主位之上,一手拿着韩立的衣物一边嗅着,送给她
得那柄飞剑正闪烁着灵光,化作了肉根模样不断得进出着萧翠儿的小嫩穴。

  左手的中指消失在了小屁眼里头,一手一手的抠挖着。

  流出得淫水沾湿了椅子,更留得满地都是,也不知道她在这自渎了几天了。

  「师父…?师父…?快回来呀…?翠儿好想给师父肏…??」

  「嗯??啊??翠儿好想念师父的肉棒…?好像要师父得精液灌满翠儿的穴
儿…?」

  「啊啊啊??」飞剑突然突刺了几下,萧翠儿的淫穴又喷出了淫液,不过此
女得脸上却丝毫没有满足得神色。

  韩立看到这里,收纳了气息,施展了隐身术来到了萧翠儿身前,用力得把肉
棒顶尽了萧翠儿的小淫穴之中!粗鲁的暴肏着这欠肏得小女徒!

  「你这小淫娃,不好好修练,居然正大光明得在自渎?」

  「这声音嗯?啊?啊?啊?师父?你坏死了??」

  「哼,看来不好好给你一点教训是不行呢。」

  「师父来教训翠儿?处罚翠儿??啊?还是师父的肉棒最好了???」

                ───

  久违得奸淫了小女徒一番后,自然也好好得处罚了她一下,看来是一开始对
萧翠儿施展得幻境太过强烈,导致萧翠儿容易迷失於情欲。韩立给了萧翠儿一门
静莲决的功法,让她好好闭关修练着。

  这次取得的妖丹与妖兽材料之多,足足装满了数个高级储物袋,除了将一部
分得妖丹留下练成丹药留作他用之外,剧毒妖丹与妖液通通用来锻炼肉身,剩下
得很乾脆得喂给了噬金虫群和血玉蜘蛛。

  一对血玉蜘蛛再分到了大量得蛛类妖兽得妖丹之后,在虫室之中结成两颗白
色蛛茧,气息时强时弱得,不意外得话应该会进化到五级的巅峰。

  而噬金虫分到得妖丹更多,效果也相当明显,虫群们很快得又开始互噬起来,
产下无数得软后死去,而虫屍又被新生得噬金虫分食光。

  时间就这样快速流逝着。


s